今天是2018年12月18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常见问题

原研药、仿制药、生物制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8/3     浏览次数:    
  在之前的20世纪里,对医药产业来说,可谓是小分子药物称霸的世纪。确定一种相对简单的可以医治一批患者的化合物、申请专利、获取丰厚利润的性质稳定结构正是医药业借此而蒸蒸日上的手段,2012年后,总价值530亿美元的原研药失去专利保护,2014又将有340亿美元的专利药面临专利瓶颈。

  原研药中,例如立普妥、西乐葆等长期受市场检验,疗效确切,患者已非常了解这些救命药,这正是原药的优势,但专利到期后市场避免不了受仿制药吞噬,仿制药节省了昂贵的研发费用和漫长的临床试验,所以在价格定位上较原研药更有优势,经过市场开拓甚至能够达到和原研药一分高下的市场份额。仿制药螳螂捕蝉(原研药)已经成为很多医药企业成功的手段,快速寻找新型药物以取代专利到期的药物,这种信手捏来的事情在21世纪却越来越困难,而且仿制药这支螳螂或许已成为黄雀的目标。

  2015年很多成熟公司及新兴公司都在生物技术上寻求救援。与其它类型的药物研发一样,生物制剂的研发也是失败与成功对半。但是“生物制剂”研发的稳定流程正逐渐被建立起来,这些生物制剂由大分子组成,分子大小是传统药物的几百倍,它们在动物细胞内或诸如细菌这样的微生物内生产。2015年,一波新的生物制剂有望获得FDA批准,可能面向医生的处方。

  势必搅局2015医药市场

  修乐美是一种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及其相关病症的药物,2002年在美国得到批准,由美国公司艾伯维研制。来自EvaluatePharma的调研显示,2013年修乐美销售额达110亿美元,已经成为销售额傲视全球的处方药。修乐美巨大成功为制药制药公司注入了一剂强力兴奋剂,争先恐后的投入新型生物制剂研发之中。

  2015年治疗高胆固醇的几种生物制剂将走向百万的患者,传统的疗法对这些病人已经失去了理想疗效。安进的药物evolocumab可能是首个,赛诺菲及Regeneron的胆固醇新药Regeneron紧随其后,赛诺菲还有一款处于研发初期的强劲药物bococizumab。

  投资调研公司DamienConover of Morningstar评估,2013年生物制剂为大型药物公司的销售额贡献了22%,到2023年将达到32%。像百时美施贵宝、默克、礼来、赛诺菲等以生物制剂为核心业务的制药公司,其收入增长几乎依赖生物制剂的贡献。在美国调研100多种病症,有多达900种生物制剂尚在研发中。

  在接下来的5年内,新一代生物制剂带来了新的治疗方法,如通过病毒来传递的“基因疗法”,即通过转移矫正基因到病人的缺陷细胞中,替换原有的异常基因,使细胞获得正常的基因。2013年针对某类肿瘤中国已尝试采用过基因疗法。2015年,西方国家首个基因药物Glybera,将率先在德国用于治疗脂蛋白酯酶缺乏遗传病(LPLD),由荷兰制药公司uniQure研发,预计一个疗程需要130万美元。

  制药公司争相抢占市场

  为了抢占基因疗法市场,辉瑞公司与一家生物公司SparkTherapeutics建立合作关系,旨在通过基因疗法为血友病患者提供正常基因,使其能够产生凝血因子。已经有科研文献报道,通过基因疗法,10例患有严重B型血友病的病人生命可延续数年。另一家制药公司Milo Biotechnology,也正在研发肌肉萎缩疾病相关的基因药物。 Regeneron已拥有几种将要获准的生物制剂,其老板LenSchleifer指出基因药物的主要优势在于其特异性:它们仅仅做它们该做的事情,很少引起副作用,而传统小分子药物则经常引起各种副作用,这也导致它们逐渐被抛弃。

  生物制剂在完善研发流程的同时,将逐步从小兵种走向常见病种,其策略当和应对小兵种一样,将常见病中分解成各类亚病种,从而实现常见病市场的再细分,生物制剂将通过其特异性、针对性、无副作用等优点抢占传统小分子药物的市场。不远的未来,蚕食传统专利药物市场的不在只有仿制药,生物制剂将变为传统专利药市场和仿制药市场的后期通吃“黄雀”,但这只黄雀在奋力一击之前,自身还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

  1、研制过程困难重重

  然而,生物制剂的研制困难重重,其使用方法也同样存在困难,口服时会在胃内遭到破坏,必须用于注射、灌输、或吸入,这可能会在某种情况下阻碍医生开据处方。辉瑞资深科学家José-CarlosGutiérrez-Ramos称,基因药物传送到体内的方法将会继续得到改进,这样总有一天生物制剂将会像药片一样被患者轻易取得。

  生物制剂的问世,正如其它种类药物的问世,不可能没有任何阻碍。瑞士制药巨头罗氏的股票,去年12月19号时急剧下跌,那时罗氏公开了Kadcyla和 Perjeta2个生物制剂针对癌症病人联合用药的令人失望的试验结果。另外,英国国家卫生及临床优化研究所(NICE)声明,Kadcyla一个疗程的费用约140,000美元,已超出NICE规定的肿瘤药售价范围,医疗保险很难承受用此高价药物用于治疗乳腺癌。

  2、市场开发深受价格影响

  如同所有的新药物,生物制剂不仅存在要与现用药物的辽效相PK的问题,也存在病人能否负担得起的问题。如需要长时间服用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的病人,每人每年的药物费用高达12,000美元,而修乐美(Humira)的费用远高于此。对于发达国家而言,医疗体系支付如此高昂的医药费用已是力不从心,更不用提贫穷国家了。 随着生物制剂市场份额的增加,其价格和疗效将会处在严格的监督之下执行。以由罗氏及诺华出售的2种同样用于治疗癌症及黄斑退化病的生物制剂 Lucentis及Avastin为例,尽管意大利及法国政府已发现Avastin可导致失明,意大利及法国2国政府还是批准Avastin用于黄斑退化病的治疗,因为Avastin价格远远低于Lucentis。法国的一位立法者称,在这种情形下,相对于采用昂贵的Lucentis,采用Avastin每年将会为法国医疗服系统节约27,300万美元。这令制药商非常无奈的事情,Lucentis较Avastin晚了两年上市,但其销售额增速逐渐放缓,恐怕与其高价脱不了干系。

  3、研发代价愈来愈高

  当传统药物的专利到期时,其它公司可以开始自由出售具有同样成分的仿制药;同样的,当生物制剂制造商失去专利保护时,对手公司可以研制等效的生物药品,也就是所知的“生物仿制药”。但是在研制上,生物仿制药却比传统药物困难的多。咨询公司BenPerkins of EY称,正如其名字所示,生物仿制药与被仿药物相似而非相同:它们的疗效可能更糟,也可能会更好。在美国,缺乏明确的与生物仿制药审批相关的法规,拉慢了生物仿制药市场的发展。

  然而,事情正发生变化:如,加拿大的一家公司Apotex在12月份多外称,美国FDA已考虑其生物仿制药,此药是Neulasta仿制品。Neulasta由美国公司安进生产,用于帮助癌症患者抵抗感染。一家研发机构RAND公司在推测FDA法规将怎样发展时指出,按目前的情况推测,在接下来的10年中生物仿制药将为美国卫生系统节约440亿美元。这是一个喜人的数字。

  但是与传统药仿制品节约的费用相比较,生物仿制药节约的总费用,没那么夸张。因为,第一是生物仿制药的研发生产成本高;第二是因为生物仿制药是不相同的复制品,医生与病人可能对其接受速度比较慢,所以生物制剂即使专利到期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研发出仿制药物,而且研发成本并不比新药低下。

  对于那些研发生物制剂成功的公司而言以上都是好消息,因为被允许以高价格继续长时间出售生物药。它们可能会面临专利到期带来的收入上的大幅下降,但是事实上“专利瓶颈”也并没有传统药物的险峻,几乎毫无后顾之忧,所以,在生物制剂研发流程化之后必然会逐渐走出小市场,然后根据其特异性吞噬传统药物市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传统药物既有来自仿制药的威胁又有同其仿制药一样必会面临生物制剂这只黄雀带来的市场压力。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6675616/15800730038
浏览手机站
博评网